最新文章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标签定制 >

第一次知道
* 来源 :http://www.39212.com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0-01-12 09:09

索道轿厢和北岸一样陈旧,里面挂着工人的衣服,大家还记得站台上的两棵小黄葛树么?它们还活在那里,绿着。

在过去的这两年零十个月里,它看到千厮门大桥从江水中的围堰开始拔地而起,它听到自己的小弟———长江索道即将在几天后重新开放的消息。

控制台上有30个按钮,有一个类似手刹的东西,一块写着“注意减速”的牌子还正对着控制台,一本“北站信号柜操作事项”摆在这里,“北站”指的是嘉陵江索道,一大本值班登记表还挂在墙上,已经泛黄。

第一次发现,塔楼入口手书的,是“嘉陵索道”,没有“江”字。

走到站台,终于看到了久违的嘉陵江索道的轿厢,蓝白相间的车身,停在站台内,轿厢里面只有一个简易座位,放着一部电话机,顶上残留着几个扶手,车顶有一个广播喇叭,轿厢内印着准载29+1人,还有禁止吸烟、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等标语。

市索道公司透露,这座塔楼拆除后,轿厢将送到三峡博物馆展览,而控制室里面的设备,以及里面的齿轮等,将送到长江索道塔楼里面进行展示,当大家去坐长江索道的时候,能记起它的哥哥———嘉陵江索道。

这是它的墓志铭:中国第一条城市跨江客运索道———嘉陵江索道,1980年12月15日,生;1982年1月1日,通车;2011年2月28日,停运;2013年12月23日,卒。

大家还记得这边的站台比那边的高么?刚开始从这边出发的时候,会感觉特别陡。

再去拍张照片吧!它消失后,此情只待成追忆。

下午两点,施工人员正在设法将一台卷扬机搬运到索道塔楼里面,这边也有十多个工人进场施工了。

每一根绳索,都有它的终点,比如,嘉陵江索道。

沧白路,千厮门大桥已经快要接近这条路了,在千厮门大桥前进的线路上,只有嘉陵江索道塔楼还矗立着。

站台的栏杆已经斑驳,漆面风化卷起,连地上的青苔都干枯了,轿厢上方的滑轮已看不出润滑。

站台的控制室里面,挂着一张日历,2011年的,这是控制室里有人的最后一年。

穿过一道狭窄的小道,上楼,看到了嘉陵江索道的牵引设备,巨大的齿轮,油黑色,不再会转动。

市索道公司透露,嘉陵江索道北岸塔楼将保留,成为没有索道牵引绳的单独一栋楼,作为纪念。

再往上走一层楼,就可以俯瞰嘉陵江索道了,第一次知道,北岸是没有牵引动力装置的,传送的力量来自于渝中方向。

从这一层楼望出去,千厮门大桥就在右前方100米处,几座塔吊让大桥延续到了岸边,离通车的时间不是很远了。

也就是说,它将一直矗立在这里,矗立在江北嘴各色新建筑之间,独守嘉陵江。

售票厅前,标注的票价是每人次5元,营运时间是每周一10点到18点,周二三四日、周六则看不清楚了,这是一份非常老的营运时间表了。

遗忘比消失更可怕,这根存在了33年的绳索,已经有两年零十个月没有动过。

记者 凃源

更新了电气系统的长江索道,明年1月1日起将在夜间减速,观光票价10元,关于嘉陵江索道今后究竟能否移址复建,市索道公司表示,这不是索道公司可以确定的。

那些消息,对它来说,已经无关悲喜。在31年的忙碌之后,嘉陵江索道唯一能做的,只是等待自己从遗忘走向消失。

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索道,雾蒙蒙中已经看不到牵引绳延伸到对岸,对岸的大剧院和科技馆,让北岸的索道塔楼看上去很渺小。

江北嘴,昨天和两年零十个月前相比,有一样没变———还是一个大工地。

嘉陵江索道的进口,堆满了垃圾,出口是现在唯一的进口。

站台层,一扇棕色的木门玻璃上,贴着“站长室”三个字,里面已是工人的工房。旁边放着一台古老的旋转脉冲式拨号电话,那台电话至少有20年的历史了,用于联系控制室,旁边是15位员工的红底白衬衫的工作照,他们笑容可掬。

在嘉陵江索道停运前,市索道公司曾经规划过方案,改变嘉陵江索道南桥头的塔楼位置,让嘉陵江索道和千厮门大桥共存。

推门进入嘉陵江索道的控制室,这是过去闲人免进的地方,这里面的场景,宛若昨日还在开行,里面的人只是因故匆匆离开。

这样的安静,是在前年春那个最后的热闹日子之后开始的,就像春节一家团圆后的空巢老人,团圆的日子越是温暖,遗忘的日子越是孤独。

控制室里的电话、一号控制柜上,都满是灰层,一台红岩吊扇的7级风速开关还在墙上,吊扇已不见了踪影,这种吊扇曾出现在许多重庆人的家里。

关于嘉陵江索道的未来,不是作为纪念品的未来,还不明朗。

上午11点半,嘉陵江索道北岸塔楼内部,十来个工人已经在吃饭了,他们在北岸塔楼里面搭建了临时宿舍,埋锅造饭的地方就是原来的售票厅,摆放饭桌的地方就是以前乘客每天进站的地方。

拆除一座塔楼,先得拆掉牵引绳、保险绳,这些绳子其实已经多次换过,多年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事故。

从阴暗的楼道,走向索道的站台,楼道里面的导向标志,是用红色粉笔写的“进口”,和一个红色的箭头。

南:拆除

北:保留

实际上,嘉陵江索道和长江索道一样,现在的观光功能已经远远大过了交通功能,索道是认识和记住重庆的一种方式。

昨天,中矿集团的工人在嘉陵江索道的两座塔楼同时进场,他们是来拆除嘉陵江索道的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